Byran

我只是想在这里能没有顾忌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把这里当做一个清静的地方
能说出很多别的地方不能讲出的话

觉得自己太弱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不想跟别人讲述从琐事到思考的一切

你在不停的碎碎念 人家就算不说 也会觉得你好可笑 


愿意倾听 希望与更多的人拉近距离 

却再也没办法将自己的内心打开 并为此而痛苦


如果空下一刻 心就真的很慌

无论自己做什么 感觉都会被嘲笑 学习 运动 睡觉 无一例外 


看的美剧很少 但是每看一集都觉得在浪费时间 


在一些好朋友的群里不太敢讲话 

说什么感觉都会被潜意识里笑话 

你看他居然还会这么说 

Regret, Love, Guilt, Dreams

下次见面 不如我们聊聊那个时候 

2016.5.20

夏天终于要来了 一年四季最讨厌的季节
热浪和花香都是敌人
习惯了口罩遮面
飞快的走在路上 把长长的队伍甩在后面
外面的空气是什么感觉 我不太清楚
大家都说 有很浓的花香

走路的时候总会想起
小时候在姥姥姥爷家的日子
有一个很漂亮的小花园 但我总是不能靠近
因为过敏 对花是害怕的 更不要提喜欢
十多年过去了 到现在对于花一无所知
花园也变成了冬青树和樱桃树的天下
我也总是记不清 哪棵是我种的
现在回家之后第一件事
就是想去陪陪独自在家写毛笔字的姥爷
看看这个安静的童年居所 听听从前的故事
或者在从前睡觉的床上美美的躺一会儿
什么也不想

走路很快
一般不会做公交车 去哪儿一定要ASAP
我又不是旅游
也没有伴侣 也没有愿意共享...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灵魂。

当自己的天赋没有相应的资源匹配时,这样天赋异禀之人必被大量埋没。可以突破环境和命运者,极少。

2015.12.4

昨天晚上吃了班饭  

白天上的课没点名 坐在学霸旁边看自控 有一搭没一搭的也算学了些东西 

晚上学到半路和其他男生一起开自定义打内战  打完在愧疚感的驱使下跑到二楼看书 背单词


刚才回屋的时候特地横穿了二楼中间的位置 看了看大厅

还有人没睡 摸黑坐在沙发上谈心  也许就是瞎扯 也许就是吹牛逼

隐约也能听到走廊拐角带着困意的声音传到电话的另外一头


一楼二楼好多活动的展板 贴字 长桌 10吧 

突然感觉所有...

日子阿。

不是我们谁对日子的理解搞错了顺序,只是我觉得这样更适合我而你却觉得那样。
和说的不同 彼此在心底总是没什么信任可言。 对于过去的事不论发生在当下或者很久之前 你抓住不放 期望会有所变化而句句都说着我永远都是这样不会好。让我感知不到这种压迫却又无时不受其扰,永远不能斩草除根消除许久前的那一点成见。
我在变,既然做不到认知一致,只能认真对待每一天 在彼此共同制造的夹缝中 碰壁 折中 然后前进。

这是我的悲哀 更是你的悲哀

这些年来看着你 

我就知道 自己做人一定 不能是什么样子的


都说对于安定 幸福 人们总是非常珍惜

经常我也觉得 似乎是这样

但是日子在我身上开的玩笑就比较多 

什么安定 什么幸福 我从来没感觉过

很多人都期望大学的假期能放一辈子

我现在却只期望明天就结束 不 现在就结束 

我住的这个地方算是什么 我从来没觉得有过所谓的家给我带来的任何应有的感觉

也就是个吃饭 吵架 厌烦 睡觉的地方 

待了想走 ...

2015.7.3

最近嗜睡

明明十二点就睡了 九点半才能醒 然后十二点半 又困了...

也是时间不紧不慢 下个学期的期末周要是这样可怎么整  - - 


醒来的时候 先冲好咖啡 慢慢在面包上涂好蛋黄酱

然后看看村上的随笔 有时听歌 有时不想听 

今天就突然想 村上Radio的Radio   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着想着 就走神了- -  

后来觉得 就是Radio的意思 ...

© Byran | Powered by LOFTER